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深度创投圈乱象 FA异类:抢注客户商标 吃双向回扣 复制项目融资
林一2018/07/11
文章约3800字,阅读需要10分钟

文| 铅笔道 记者 林一

FA本是连接创业者和投资人的纽带,但如今铅笔道却接触到一家异类FA。

这家FA不仅注册了被服务项目方的商标,甚至复制创业者的项目以期获得融资。即便在只做FA业务时,其操作手法也存在“不合规矩”的行为:仅仅帮项目方对接投资人,无论成功与否,都要求项目方支付20万费用。而倘若融资成功,投资机构则需要支付投资金额1.6%的费用,至少8万元。

FA为何这么做?对于以上种种事件,铅笔道记者曾多次联系其本人核实,但对方均未回应。

对于创业者来讲,商标被恶意抢注是常见现象。想要快速维权夺回商标,某律师事务所律师建议企业聘请专业商标律师来处理。创业者在融资过程中,最好寻找正规FA合作,过程中注意保护公司的核心业务信息,同时增强法律风险意识。这是创业者羊的亲身感触,也是铅笔道想给予创业者的温馨提示。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商标被自己的FA注册

“你们的商标被注册。”果小七联合创始人羊听到这个消息时,内心感觉有点儿复杂。

这是一家成立于2015年的创业公司,业务经历过从无人货架到智能货柜、无人便利店的转变。

2年多来,因为商标注册,羊几经波折。起初,公司注册商标时,图文并举,商标注册公司让果小七反复提交,但一直未能通过。“当时没有什么融资,对注册商标不是很重视,找了一个小公司去做,流程不是很懂。”羊回忆。

2017年10月,果小七完成第三轮融资后,商标注册也开始走上正轨。这一次,羊找了一家“相对正规”的公司,对方建议他把果小七文字和图片logo分开注册。羊采取了该公司的意见,先提交了“果小七”三个字。

本以为这一次可以顺利获得“果小七”品牌的商标,却再次发生意外。按照商标注册流程,一般7~8个月后,商标可以通过初审使用,但羊却被告知“果小七”品牌的商标已经被注册了。

他觉得一头雾水。自己团队从2015年就开始使用“果小七”的品牌做宣传,怎么可能被他人注册?在他的要求下,商标注册代理公司帮助他查询了注册果小七的法人。

结果显示“果小七”的商标被一家名为杭州杲昊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企业注册,而初审则在今年5月27日就已经通过,其注册时间仅仅比杨伟东提前十几天。

杨伟东提供的果小七商标注册信息。

羊提供的果小七商标注册信息。

羊不想作罢。他去查询了这家公司的法人,结果显示法人代表为邵书林。羊觉得有些出乎意料,此人并非陌路,而是熟人——去年,邵书林曾担任果小七的FA,负责其融资业务。铅笔道曾多次联系邵书林本人核实,截至发稿前,他一直未做回应。

FA注册了被服务公司的商标,背后有何猫腻?

FA双向吃回扣

去年7月,无人货架还被资本认为是一个不错的标的,因此头部品牌融资迅猛,几乎每一天都有无人货架获得融资的消息被披露。这样的融资速度让羊有些着急,“我们当时对接了不少投资机构,但是已经入局的都已经站好队了,没有入局的一直在观望”。

战争一旦打起来,总得比拼粮草。为此,羊想扩大一下融资渠道,以期获得迅速融资的机会。于是在原有的投资人帮忙对接机构的情况下,他还在探索其他的渠道。邵书林恰好在此时出现,二人此前是高中同学,但一直没有商务上的往来。

羊清楚记得一年前的同学聚会上,邵书林侃侃而谈。在邵的描述下,自己在投资圈有很多人脉,“他一直给我们介绍,比如北京的某某资本是他北大的同学,深圳的某某资本也是”。

心急的羊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和邵谈及了自己眼前的情况。对方确有投资人资源可以对接,表明自己可以为果小七提供FA服务,并且表示可以对接完成5000万融资。

这让羊有些心动。“去年这种情况,融资规模都很大的时候,我们也比较着急,一般来说都是希望更快地去推进。”羊回忆。

虽然是老同学,但是一码归一码。按照行业标准,FA是有偿服务,在帮助企业完成融资后,企业为FA支付一定的服务费,羊想按照规则走。

随后一段时间,双方频繁接触,邵书林对于果小七的业务越来越了解,但融洽的关系在一瞬间被打破。邵书林暗示羊,只要介绍投资人就要给他钱。“就是无论成功与否,对方都要求果小七支付20万的费用。”

羊自然不同意。按照惯例,以往FA帮项目方融资,大部分是融资成功后才后取部分费用,邵的做法让羊觉得不规矩。因此,虽然邵发来了投资协议,但羊并没有签署。

没成想邵书林并没有放弃帮助羊对接投资人,“到去年10月还在联系我们”。邵东林一共帮羊对接了4个投资人,在杨看来,靠谱的只有1个。面对这位资人,邵书林却有别的想法。

他想从投资机构处再获得一笔咨询服务费。即撮合投融资双方后,如果融资成功,投资方需要支付投融资合同确定额度1.6%的服务费,最低8万元。

强势的资方似乎并不买账,也最终没有投资果小七。今年7月,当商标被邵注册的事情被杨伟东揭开之后,他曾找当初这位投资人沟通。“那个投资人不投我们的部分原因是邵的做法让人不适,所以投资人就不愿意去参与这个事情。”铅笔道想进一步和该投资人沟通,但未能成功。

复制”创业者项目

去年11月,邵书林再一次找到了杨伟东。此行,他并非“要钱”,而是寻求技术帮助。“他跟我们讲自己一个朋友也在做智能货柜,想让我们帮助他的朋友把技术建设好。”羊回忆。

彼时,果小七的业务已经从无人货架转到了智能货柜,且其智能货柜技术已经研发完成。对于邵书林提出的“友情支持”,羊选择了拒绝。对于果小七而言,技术是核心,不能随便外漏。

可这一出让羊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他的判断依据来源于多年的经验:一般而言,FA和VC接项目时会避嫌,同种类型的案子只接一个。同时,羊去查询了有关邵书林的工商信息。天眼查显示,去年9月,邵书林曾经注册了一家名为杭州小兜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而据其官网显示其主营业务为生活便利柜(楼楼宝)。这与果小七的业务太过相似,在此之后,双方往来并不多。

据小兜兜官网显示,其业务为生活便利柜。

据小兜兜官网显示,其业务为生活便利柜。

虽然感觉到了不对劲儿,但羊并没有提高警惕,即便当时邵书林对于果小七的财务数据、商业技术、技术细节都非常清楚。他之所以疏忽,是因为在羊眼中,北大管理系毕业的邵书林并不懂技术,即便对果小七知之甚多,短期内想要在技术上实现抄袭应该会很难的。

没过几天,事情发生了转变。邵书林带着智能货柜项目去和投资方接洽(此前帮助果小美对接的一位)。他表示这是自己的项目,货柜不放在公司,主要面向小区单元楼一楼、高层或者小高层的一楼。

投资人一针见血指出了邵东林“自己”的项目和果小七很像。邵书林马上反驳:“其实也不像,是丰巢柜+果小七+分众传媒的综合体,也是个对稀有位置抢占。”而羊则是在今年7月,和其中一个投资人沟通时才知道了邵书林当时的做法。

去年下半年,无人零售是资本的弄潮儿,从无人货架到智能货柜到无人便利店,概念被炒热,热钱也不断涌来。或许邵书林也想趁机拿到一笔融资,但至于融资之后,是做项目还是转做其他就不得而知。

在羊看来,邵书林无疑是复制了果小七的项目。同时,他还注册了果小七的商标。即便羊并不同意支付20万的服务费用,邵书林也一直在帮忙对接投资人资源。“或许当时也是希望我们像果小美一样获得一笔较大的融资吧,这样商标会更值钱。”羊对铅笔道表示。

根据企查查信息显示,邵书林旗下有两家公司,其一为杭州杲昊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册时间为2016年2月),其二为杭州小兜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时间为2017年9月)。前者恰为“果小七”商标注册的实体。

从注册时间不难发现,邵书林是一位业务经验还不够成熟的FA。据羊介绍,其公司主要业务是帮人炒股,“入群要交几万块”的费用。而邵书林此前曾在杭州传话集团做到总裁助理,离职后,换了几家公司,便成立了杭州杲昊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而对于以上种种情况,铅笔道曾多次联系邵书林本人核实,截至发稿前,他一直未做回应。

创业者需谨慎

被昔日老同学摆了一道,羊此刻变得谨慎了。“我们现在都是签好(协议)再继续。”他对铅笔道表示,“融资还是要相对正规一点”。

眼下,他正在通过多种途径解决“果小七”商标被注册的事情。他曾经让公司法务去和邵书林去交涉,但对方似乎并不愿意理会,打电话也不接。后来,双方通过网上交流,“他不愿意多聊,他的意思是这个商标是他的,让我们花钱去买”。

羊并没有这么做。对他而言,果小七是自己2015年创立并实际运营的品牌,在2016年6月已经有媒体报道了。他坦言自己的团队为这个品牌付出了上千万投资,估值超1个亿。因此,羊选择通过合法的手段来维护自己的利益。

商标注册公司为羊指了一条路。按照对方的说法,羊只需要提交从2015年开始使用果小七商标的报道,邵书林的注册是可以驳回的,概率超过90%。

据羊反映,邵书林不仅仅注册了果小七的商标,连果小美的商标也一同注册了。多年前,有人依托域名起家,如今邵书林是否也想走类似的路子呢?

邵的一系列做法似乎有违FA的规则。投资人李响对铅笔道表示,这种既问项目方要钱,又问机构要钱的FA并不是新鲜事,杭州和深圳都有。他甚至一口气举出了五家有此做法的FA。

在李响看来,FA这么做有以下两种情况:第一,其客户多是传统企业的老板,缺乏融资意识,他们对投资机构和资本市场不了解,存在很多被忽悠的可能。毕竟传统实业的利润率一般在8%左右,然后很多转型成功的企业在他们的案例下大书特书,很多人就动心了。第二,项目本身就活得很痛苦,一年利润有限,然后找一帮人洗脑,说一些“再不转型等于等死”之类的话。

FA是创业者和投资人信息不对称的纽带,但即便信息对称了,在创业者和投资人的天平上,创业者一直处于弱势。如今,一级市场钱荒来袭,天平不断向优质项目倾斜,创业者看上去掌握了更多的议价权,但也确实需要谨慎。

新零售行业创业者张达飞表示,现在自己出去和机构聊,大部分机构会聊得比较务虚。“他们一直在打听行业,却不谈项目本身,不谈估值的事情。”张达飞坦言。他做了一个粗略的估算,在自己接触的机构中,这样的资方占比60%~70%。

而最终,羊是否能获得“果小七”品牌的使用权或许还存在一定的变数。某律师事务所律师对铅笔道表示,创业企业商标被恶意抢注,是常见现象。自己在先使用的商标,如被他人恶意抢注,通常有几种维权方法,包括提出异议(商标注册中),申请宣告商标无效,申请撤销商标,起诉等方法。关于夺回商标的成功率,需要看案件的具体情况。从效率的角度讲,他建议该企业聘请专业商标律师来处理。

因此,创业者融资时尤其需要谨慎,寻找正规FA合作,过程中注意保护公司的核心业务信息,同时增强法律风险意识。

The End /

编辑   薛婷   校对   杨博宇

优质项目"融资首发绿色通道":创业者请加微信shoujiyezi5415,务必注明项目名称;或发送BP至xueting@pencilnews.cn。

如需转载文章请联系铅笔道微信客服号铅笔道小铅笔(微信号:qianbidao2018)获取授权资质,否则我们将依法追究相关责任。

热门评论

目前还没有评论~

打开铅笔道APP,发表评论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