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圈内热点95后CEO疑欠薪欠款达2500万 上千人正维权 回应:未跑路没拿公司一分钱
小青柠2018/10/10
文章约4500字,阅读需要12分钟

文 | 铅笔道记者 张茹雅

十一长假后,多家在线教育机构宣布获得融资。数据显示,在近24小时内,就先后有6家在线教育机构宣布获得总计近3亿元的投资。

然而,这个假期里,成立于2015年的“学霸1对1”(原名:学霸来了),这家号称累计注册学员达94万、名校精英教师达2万的在线教育机构,却陷入了一场欠薪和退款危机之中。“学霸1对1”曾经名噪一时的95后美女创始人曲斐煊,也成为上千学员家长,以及数百位兼职教师和公司员工所指责和追讨的对象。

据家长维权群、兼职员工维权群和全职员工维权群的不完全统计,“学霸1对1”的学费欠款达2000万以上,拖欠员工工资约500万元,且很大一部分学员家长选择的是类似“教育贷”的学费分期服务。

“学霸1对1”的官网现在也处在瘫痪的状态,很多学员家长和平台教师只能跑到官微和曲斐煊的个人微博下进行宣泄。

在多家媒体报道中,都试图直接联系到这位曾经辍学创业,被传已经“跑路”的创始人曲斐煊,却未能成功。

10月8日晚,铅笔道通过微信联系上了这位年轻的创始人,虽然对方并不愿意接收正式的采访,但也表示“没有跑路,自己也是受害者”“没有诈骗,没拿过公司一分钱”“会发律师函给发表不实言论的媒体”,并表示公司目前并没有破产,股东还在商议公司是否转卖或者申请破产清算。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欠薪500万,拖欠学费退款2000万

10月4日,一位自称为“学霸1对1”的兼职老师张杰(化名),通过公众号平台发布一篇文章《一个普通学霸1对1兼职讲师的视角——回看自己一步步走向深渊》。

他在文章中表示,从2018年3月开始,公司出现拖欠薪资的情况,曾有老师闹到本部,直接向公司讨薪。另外,还讲述了公司原先的薪资晋升制度与事实有不小的出入。

张杰目前还是一位在校大学生,在2017年暑假通过了“学霸1对1”的面试,与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相对于其它教育机构,“学霸1对1”的薪资更高,因此他理所当然的选择了这家。张杰在一年内前后接了20多名学生,转化率在60%左右。

他表示,公司通常在每月5号和20号发放薪资,但改成每月20号-22号后仍有拖欠情况。“学霸1对1”的每个线上辅导平台都有固定的薪资等级制度,达到相应的即可晋升,但要达到晋升标准很难。“学霸A级的标准是连续3个单月课超过96小时。每天3个小时,连续上课3个月,这对于在校大学生来说,的确有些勉强。”

根据文章内的学霸工作群截图显示,4月,教学主管曾通知群内356位群成员,“本月薪资将延迟发放,一到两周内解决。”

“学霸1对1”教学主管在工作群发出工资延迟发放的通知

“学霸1对1”教学主管在工作群发出工资延迟发放的通知。

8月份,张杰实习满一年,向公司申请实习证明却收不到回复。8月20日发放的工资比原定少了几百,承诺9月10日补发,到了那天却没有收到。9月20日,公司依旧没有如期发放8月份的工资。

10月3日下午,公司教学主管在群里公告,“抱歉的通知,大家的工资可能暂时解决不了了,之后公司将发出通知,并协助处理学员安置问题,大家想去维权的,我不予阻拦”。

“工资无法发放”的公告正式公开后,学霸1对1兼职讲师、员工和学生家长建立维权群。 10月4日,有的家长已经报警,并将课时费相关数据统计和相关信息材料送到派出所。

10月8日,铅笔道联系到了文章作者张杰,其表示现在至少有3个维权群,每个群里有约500人,兼职教师几百人,维权家长上千人。

“全职教师也没有发放工资。目前公司并未人去楼空,仍有工作人员在为欠薪的全职员工申请劳动仲裁,结果还没有出来。不确定公司现在是否已经在走破产程序,还是已经转卖给了其他公司,更无法联系到创始人和相关负责人。”他表示,公司现在剩下和大家谈的人都是普通员工,真正掌握话语权的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

对于兼职教师申请劳动仲裁的问题,张杰表示,目前只有全职员工在申请劳动仲裁,兼职教师分布在各地,不清楚自己与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是否在劳动仲裁之列。“工资多数是要不回来了,家长的钱估计也没戏了。”

一位兼职教师向铅笔道提供的与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部分内容

一位兼职教师向铅笔道提供的与公司签订的合作协议部分内容。

在一个兼职教师维权群,铅笔道看到,已经有一些家长和兼职教师另外成立了聘请律师进行维权的讨论群。群内有一条相关聘请律师费用的消息,“50人以下每人2000元、50人以上每人1600元”。看到消息,有兼职教师表示,欠的工资才不到1万元,就要拿出2000去请律师,感觉不太划算。在维权群里,很多人都对请律师维权持保留态度。

“学霸1对1”的律师维权群

“学霸1对1”的律师维权群

铅笔道随后还接触到一位“学霸1对1”的兼职教师宋敏(化名),她的经历与张杰如出一辙。她从8月份开始就没有收到工资了,已被欠薪1万元左右。

“已经报警了,不过要等7个工作日才可以知道是否立案。”

在家长维权群里,有家长主动联系各位家长,对公司所欠的学员退款进行了统计,数额高达2000万,单人损失金额最高约为16万,最少几千元,普遍为两三万左右。员工维权群统计,拖欠员工工资约500万元左右。不少家长和老师在“学霸1对1”官微下方留言,要求其退款、发放工资。

员工和家长在官网和创始人的微博下留言,要求其还钱。

员工和家长在官网和创始人的微博下留言,要求其还钱。

对于欠薪和学费追讨问题,铅笔道咨询了华东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上海捷华律师事务所律师秦涛。他表示,除了全职员工,兼职员工即使没有与公司签正式的劳动合同,也可以通过向公司所在区的相关管理部门提出劳动仲裁。

他表示,兼职员工需要自己举证,提供自己的工作时间和内容的证明,比如打卡记录或者网络上的上课信息记录等。对于劳动仲裁需要的时间,他表示上海各区规定不等,要看公司的注册地,时间通常最快几周,也可能会两三个月。

他还表示,除了申请劳动仲裁,维权教师也可以通过集体法律诉讼的形式。对于学员家长的退款相关问题,则要视公司与学员家长签订的合同而定。

尚无法确定公司将转卖或申请破产

9月12日,曲斐煊在公司“学霸1对1”的内部联络系统上发布公告称:“大家好,我是‘学霸1对1’的CEO。首先,很抱歉9月10日的工资没能及时发放。”接着,曲某某就透露了一些隐情:目前,公司确实在资本寒冬下,导致本月资金紧张,“今日我与合作方敲定了最终协议细节。很快,新的资金就能投入进来”。

有公司的工作人员向上海当地媒体表示,曲斐煊所说的“合作方”,也是一家在线教育平台,有可能会将公司的学员和教师整体转让给了这家公司。不过,这家接盘的公司在致家长信中特别强调:该公司与“‘学霸1对1’机构不具有任何关联关系,对‘学霸1对1’机构需向其学员承担的任何责任或赔偿不承担任何责任。”

10月8日下午,铅笔道联系到了“学霸1对1”创始人曲斐煊。她表示,“这些媒体发的都是谣言,自己也是受害者,没有跑路,没有诈骗,也没有拿过公司一分钱。”

曲斐煊表示自己正在派出所,自己要咨询一下律师,是否把“真实”的情况说出来。她表示,警方也不建议她发布信息,“怕对方更加抹黑”。

“不过这个真相我迟早也要发出来的,这几天为了不引起群众事件,所以都没回应这些言论。我们律师也会发律师函给发表不实言论的媒体。”对于多日的失声,曲斐煊这样表示。

欠薪事件发生后,坊间各种流言不断,除了传曲斐煊已经携款跑路的,还有说她公司经营不善导致融资困难的,也有说她已欠下巨额个人债务的。甚至有说是员工欠薪,鼓动家长退费的,或是说是同行竞争收购,乘机压低公司价格的。对此,曲斐煊只是回复了一句“呵呵”。

目前“学霸1对1”的官网显示“服务器磁盘欠费”,即将停止运营。对此,曲斐煊表示,“因为这几天去公司维权的人太多了,现场已经被警方控制。员工没有去公司,所以没办法处理这些事情,网站也停止运营了。公司本来可以继续运营,但现在上门闹事的人太多了,还有人去抢电脑,员工都不敢去上班。”

铅笔道咨询网站运维相关人士得知,一家网站如果过期超过30天,域名将进入赎回期,如果过期超过65天,这个域名就是自由身了,意味着这个网站将彻底消失。他表示,磁盘欠费只是一个小问题,很容易解决,且费用极低,很可能是公司暂停运营的一个托词而已。

“学霸1对1”官网已经停止运营。

“学霸1对1”官网已经停止运营。

对于外界传言“学霸1对1”公司创始人已经“跑路”的消息,曲斐煊对铅笔道表示,“我现在在派出所,已经出现在公司,怎么能叫跑路?”

曾有家长向媒体反映,“学霸1对1”所谓的班主任,实际上就是销售人员,不断地向家长推销“课时包”,还会让家长帮忙拉人。当家长说资金紧张,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的时候,销售会向家长推荐免息的分期付款业务,并承诺“如果感觉不好,可以随时退费,15个工作日一定退到卡里”。

有媒体向为“学霸1对1”提供学费分期服务的重庆爱海米科技有限公司了解到,用户申请学费分期后,爱海米科技会将学费一次性垫付给“学霸1对1”,如果出现退费的情况,“学霸1对1”需要将剩余的学费返还给爱海米科技。海米科技方面表示,早在8月份,“学霸1对1”就出现了回款难的问题。

对于“学霸1对1”的“教育贷”业务,曲斐煊也已经向铅笔道确认此事,并表示爱海米科技是很多在线1对1教育机构都在合作的平台。

截至发稿,另外一家负责“学霸1对1”学费代扣的富盛资融(中国)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已经向部分学员暂停学费代扣,并向学员家长发出了两条信息。信息显示,得到“学霸1对1”因故无法正常提供服务后,已经暂停了对用户账户的进行代扣款。并表示,用户的分期付款不属于个人贷款,不影响用户的征信记录。

然而,有学员家长了解到,并不确定与“学霸1对1”合作代扣服务的只有富盛和爱海米两家。对于是否要继续付款,是否会影响个人征信记录仍然不得而知。

“学霸1对1”合作的分期付款机构富盛分云发送给用户的提示信息

“学霸1对1”合作的分期付款机构富盛分云发送给用户的提示信息。

据媒体报道,10月3日,曲斐煊曾向员工表示,已经和另外一家在线教育机构谈好“收购”事项。更有消息称,公司已经申请破产。为此,10月9日,铅笔道向曲斐煊进行了核实。她只是表示,“股东之间还在商议”。

当问及收购方案细节时,曲并没有正面回复,而是说“媒体写的很多东西(素材)是真实的,没有错,但是这些(事实)堆砌上去,就是真相了吗?”她表示,对于不符合真实内容的报道,次日会发律师函。

曾经的创业榜样

近两年,在线教育赛道持续火热,“学霸1对1”欠薪和拖欠退款事件的发生,某种程度上给这个行业泼了一盆冷水。

据了解,“学霸1对1”起步于2015年10月,原名“学霸来了”。当时还在东北财经大学读大一曲斐煊,遇到了上海隽泰的投资人,其希望曲做一个有关学霸的项目,同时看好曲手上的资源。获得20万元的启动资金后,曲斐煊由此开始创业之路。

学霸1对1创始人曲斐煊

“学霸1对1”创始人曲斐煊

公司创立不到一年时间,“学霸来了”迎来100万元的天使轮投资,投资方还是上海隽泰,持股比例6.88%。

2016年7月,“学霸来了”组建了第一只销售团队;2017年7月,公司完成A轮融资,投资方为深圳国金创投,投资金额并未透露,持股比例19.94%。

在一篇名为《我为什么创立“学霸来了”》的文章中,讲述了曲斐煊如何从叛逆少女逆袭到学霸,考上上海知名高中,并考中重点大学的经历。

在此前的媒体报道中,曲斐煊还介绍了“学霸来了”的特色。平台依靠学霸招聘代理体系,每月会入职400到500名学霸。代理人推荐成功后,会获得1000余元的推荐费。学霸在面试时需要完成指定课件,教育团队会对其打分,如果分数合格,即可入选。公司刚成立时,学霸与公司的分成是“8:2”,2017年中旬更改为“6:4”,学霸上一节课,可以拿到充值金额的6成。

2017年7月,曲斐煊曾对铅笔道表示,公司正在寻求A+轮融资,会出让10%~15%的股份,资金将用于拓展小学市场及研发小班课程等方面。同年,“学霸来了”正式更名为“学霸1对1”,但公司的工商信息名称并未随之发生变化。

铅笔道从这家公司工商信息中看到,“学霸1对1”所属行业为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也就是说,这家公司并没有进行教育培训服务的资格,但公司的简介却是“学霸来了--让天下没有迷茫的学生!公司氛围好,有开拓精神,互相配合默契。快速成长!”

2017年底,“学霸1对1”还获得了“2017网易教育年度品牌影响力教育机构”。根据先前对“学霸1对1”的报道,这是一个在线一对一的辅导平台,平台汇聚上千名学霸,均来自于清华、北大、复旦等知名高校,为平台学员教授小学、初中、高中的语文、数学、物理等课程。

今年5月,曲斐煊还发表了一篇公司举办大型活动的朋友圈,内容为“五月,学霸1对1,350人,一条心,让我们共同创造奇迹,并配有一张公司员工的合影,现场的活动背板写着“开创K12教育新时代”。

曲雯煊朋友圈发布的公司大型活动的内容

曲斐煊朋友圈发布的公司大型活动的内容。

然而,刚刚过去5个月,这家号称全国独创7*24h式陪伴教育在线教育机构最终并没有迎来A+轮融资,反而身陷资金危机。照片中当初站在曲斐煊身后这些与她“一条心”的员工,已经走上了维权和劳动仲裁之路。

在兼职教师的维权群里,大家的情绪已经由愤怒,转为茫然、无奈、不知所措。曲斐煊也始终没有站出来说出她口中的“真相”。

/The End/

编辑 | 吴晋娜  校对 | 王子公主

优质项目"融资首发绿色通道":创业者请加微信wujinna1015,务必注明项目名称;或发送BP至wujinna@pencilnews.cn。

如需转载文章请联系铅笔道微信客服号铅笔道小铅笔(微信id:qianbidao2018)获取授权资质,否则我们将依法追究相关责任。

热门评论

  • 樊楠楠
    创业者的艰辛和所承受的压力一般人体会不到
    2018/10/10
  • 许晓青
    是钱荒还是项目荒,真金白银打水漂了。
    2018/10/10
  • 朱博文
    哈哈,说的没毛病,自问自答
    2018/10/10
  • 朱博文
    梦想与现实是有差距的
    2018/10/10
打开铅笔道APP,发表评论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