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深度独家| VPhoto联创还原“被辞退”过程 融资前被踢 股权未及时变更
钮祜禄·兔2019/04/15
文章约3400字,阅读需要9分钟

文 | 铅笔道记者 张茹雅

​​​​“4月22日,VPHOTO将公布新一轮融资情况,届时潘石屹、丁丰、艾诚等多位行业大咖将出席现场。新融资公布之前,在VPHOTO任职联合创始人3年时间的李英华却被临时“辞退”。

VPHOTO成立于2015年9月,CEO曹玉敏和CTO陈文辉为夫妻关系,二人共持股约57.55%。初期,李英华以顾问身份服务该项目,2016年1月,她正式成为联合创始人后负责公司融资、销售、市场和运营。

根据签署合同规定,李英华必须全职上班才有资格拿到后续股权,一旦被解除劳动合同,自然不具备拿到后续股权的资格。解除劳动合同具体原因尚不得知,只是双方在契约精神、用人理念等方面也存在分歧。

然而,这是一场及其不正常的合伙人“分手”过程。从突然接到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到李英华被送进医院,再到其公司系统账号被关闭,并被移除公司微信群,中间仅过了10天。期间,李英华从未得到与曹玉敏、陈文辉二人面聊的机会。

铅笔道据此联系到曹玉敏和李英华本人,曹玉敏并未公开谈及此事,仅表示将一切信任交给法律。李英华向铅笔道讲述了事件全过程。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毫无征兆的“辞退”

VPHOTO成立于2015年9月。企查查数据显示,公司创始人兼CEO曹玉敏个人持股42.72%,通过上海上海唯求存在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持股5.34%,合计约48.06%;其丈夫陈文辉任公司CTO,个人持股5.93%,通过上述企业持股3.56%,合计约9.49%。由此计算,夫妻二人共持股约57.55%。

3月15日,VPHOTO联创李英华和CEO曹玉敏约好下午五六点一起开会。

那天恰逢周五,晚上大家计划一块团建吃饭。尽管身体有些不舒服,作为领导她得去一趟,计划结束后早些回家休息。到约定时间,曹玉敏还没有通知她去开会,李英华有些着急。

当时的李英华并没有意识到,这个“会”有些特殊。VPHOTO 六点半下班,曹玉敏的“会”迟迟没有动静。在李英华的催促下,她被叫到了曹玉敏的办公室,曹说自己不太懂法律的相关情况还有具体算法的问题,恰好公司的律师在楼上,让李英华上去和律师聊聊。

VPHOTO在北京、上海均有办公场地。上海的公司位于外滩SOHO,是一处联合办公场地。大部分员工包括曹玉敏夫妇都在一楼办公。

她捂着胸口说,自己今天还真的有些不舒服。中午空腹喝了一杯咖啡,还有一壶大红袍,大量咖啡因摄入后,人会心慌、头昏、无力。曹玉敏回应李英华:“如果不舒服的话,要不要和律师另约个时间。”李英华没有拒绝,随即走上二楼的办公室。

“对我来说,就是被骗上楼的。”李英华在楼上办公室并没有见到负责公司股权的律师,却是公司劳动法律师顾水洋和她谈话。其直接了当的告诉李英华,今天是代表董事和她谈劳动合同终止事项。

她第一反应: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几分钟前,楼下的曹玉敏告诉自己是上来聊聊股权相关事情,对于律师所讲的劳动合同终止事项,完全摸不着头脑。“你们是信息不对称吗?还是理解上有什么问题?”律师表示自己是代表董事会传达这个指令。

李英华认为,该指令很大程度是曹玉敏发出的。楼上楼下说的完全不是同一件事,李英华瞬间觉得自己被骗了。

和顾律师的谈话还在继续。李英华开始觉得有些喘不上气,呼吸困难、身体麻木抽搐,太阳穴像过电一样。“我非常害怕,已经拿不起手机了,所以请他们帮忙叫120。”

她继续回忆那天,“我们公司人事经理经历过这种状况,她说一定要送120。经过一些周折,他们才叫急救车把我送到长征医院。”

李英华话语间用了“周折”二字。“除非拿到办公楼的监控视频,否则感觉我的话就像个人宣泄、拉同情,但我并没有这个意愿,人心难测。”

突发急症,曹玉敏、人事部黄经理,客服部路经理陪同前往医院,李英华弟弟随后被通知前去医院。公司承担了急诊费用,此后便没有表达过任何关心。次日凌晨出院后,自己在公司的所有系统账号全部被停,并被移出公司微信群。

3月18日,VPHOTO CEO曹玉敏召开公司全体员工大会,表示经董事会决议,李英华由于身体健康原因停职休息,并出具停职通知书。

原本的股权法律、算法咨询竟是一场劳动合同解除商谈会。当事人情急之下出现缺氧、心悸的表现,经历波折才被送至医院。这场劳动合同解除会议还能继续进行吗?

3月25日,李英华正式收到VPHOTO方面给出的劳动合同解除通知书。早上九点二十左右,李英华照常去公司上班。“当时正好公司大客户问我在不在公司,想一起聊聊。我觉得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就回去上班了。”她认为和曹玉敏、陈文辉夫妇间一定有误会,当面讲开就好了。脚边放着以前创业留下的打印机,计划给商务拓展部门在后续活动中使用。

“你不想被保安请出去的话,就自己去小会议室等我吧。”上午10点38分,她收到陈文辉发来的微信。看着消息,李英华觉得挺诧异的。即使工作10年以上,近来发生的一切还是让她想不明白。

陈文辉给李英华发的微信消息。

陈文辉给李英华发的微信消息。

收到陈文辉发来的微信,李英华回复道,自己觉得身体好一些了,可以回来工作了。陈再回复,后面大家聊一下。

陈文辉、曹玉敏夫妇并没有如约出现在小会议室。过了一会,会议室走进来一位每周仅来公司三四次的法律顾问,还有一位入职3天左右的人力总监,他们并没有共事过。

坐下来,递给李英华一张劳动合同解除通知书,通知她公司目前的决定。“我根本没有等到和他们夫妻面对面的机会。”

不久后,VPHOTO方面便拟定了“人事变动通告”。通知各位合作伙伴,唯存(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即VPHOTO)已经于3月25日与李英华解除劳动关系,至此,其将不再参与公司内部管理工作,对外一切业务活动均属于个人行为。 

VPHOTO向合作伙伴公告公司人事变动事项。

VPHOTO向合作伙伴公告公司人事变动事项。

铅笔道据此联系到VPHOTO创始人曹玉敏,她并未公开回应此事,并表示将一切信任交给法律,等仲裁结果出来大家就明白真相了。

4月22日,VPHOTO将公布新一轮融资情况,届时潘石屹、丁丰、艾诚等知名业内人士都将出席活动。然而,就在公布喜讯前夕,为何联合创始人李英华却莫名“被离职”?

兴奋而去,败兴而归

在加入VPHOTO之前,李英华和合作伙伴一起做了独角兽众投俱乐部,期间也组织Demo Day投了一些项目。曹玉敏先前服务于世界500强亚太区资深财务高管,是技术研发财务控制总监,后来做了线下儿童影楼生意,从过往经历来看,李英华对这个项目没有太大兴趣。另外,其当时负责的基金也不关注这个方向。

看到对方真诚的态度,她“动心”了。“当时大米(曹玉敏外号)特别真诚。她在望湘园订了位子,说‘咱俩边吃边聊,半小时就行’。”

李英华如约赴宴了。

她和曹玉敏、陈文辉是同乡,双方一见如故。聊起在上海的各种遭遇很有共鸣。面对老乡的盛邀,李英华决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能帮上一把。

李英华最开始仅是在VPHOTO担任顾问,双方没有正式协议,仅是通过邮件和微信约定,而且不是全职。到了2016年1月,她正式加入VPHOTO,成为联合创始人后负责公司融资、销售、市场和运营。

四个月前还是顾问的角色,四个月后选择All in ,因为李英华先前也有过创业经历,但由于身体等各方面原因,无疾而终。

长期奔波于创投圈,她非常希望能拿出自己的创业作品。以往的履历来看,自己的主战场在2B领域,而以往在创业投资服务领域也有了自己的积累,她认为VPHOTO项目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自己很喜欢,也很擅长。

2015年9月至12月,李英华帮忙介绍投资人,还验证了项目中所有活动场景。李英华决意加入VPHOTO。双方事先商议,李英华的股权主要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公司最早出资的股权,另一部分股权则提前约定了一个指标,如若完成便可获得新一部分股权。双方约定,以公司投后估值的两个数字作为阶段性指标。

按照阶段性完成的工作指标分配股权,一开始双方合作也算顺利。2017年11月,VPHOTO完成新一轮融资,投资方为华文创投、前海母基金等。李英华如约完成业绩指标,当期应得的期权合同已经在原先的合同中约定好了。

就在新一轮融资即将公布,剧情却发生了翻转。根据签署合同规定,李英华必须全职上班才有资格拿到后续股权,一旦被解除劳动合同,自然不具备拿到后续股权的资格。她猜测,曹玉敏或许是出于类似原因,才对其解除劳动合同。

问及涉及股权的大致数额,李英华不愿多讲。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对于“被辞退”的原因,李英华仅是猜测。

双方合作三年,除了在工作上的一些分歧,并未发生过巨大的冲突。离开VPHOTO数日,她复盘自己和曹玉敏夫妇合作的点点滴滴,也许是自己“出局”的原因。

首先,“契约精神”。李英华向铅笔道透露,自己之前的股权,哪怕是最早出资的这部分股权,都没有及时变更过,包括向其他员工承诺的期权,也没有按时变更。

VPHOTO内部有期权奖励机制,所有被奖励的员工的期权全部处于代持状态,从来没有依照合同如期变更。在中国的用工环境下,尤其是职业经理人在一家公司处于弱势群体,“想继续干下去,就很难开这个口”。

除此之外,“创业道德绑架”和“精英主义”也是他们曾经起冲突的“导火索”。

李英华长期在创投圈,工作长期处于高压。曹玉敏夫妇在创业初期,有时来公司并不是很早,下午偶尔还要早些下班接孩子放学,她对此有些看不惯。当时的沟通并不是很愉快,但随着公司规模的增加,对创始人的要求越来越高之后,相关问题也解决了。但双方工作经历不同,在面对公司事务的处理方式上,难免遇到磕磕绊绊。

双方在用人方面也产生很大的分歧。VPHOTO是一个互联网项目,曹玉敏夫妇要求他们线下影楼的员工直接转到VPhoto全职,但当时公司的内部员工多不具备互联网认知,交代的工作任务不能准确的理解和完成,不应该单纯考虑成本问题而雇佣这类员工。

那时的李英华非常焦虑,交代给员工的任务都没有完成。员工见她很害怕,曹玉敏因此责怪她把员工都吓哭了,吓跑了。李英华说自己也不想像狼外婆一样,但是不能指望一群适合影楼经营的员工来做一个互联网项目。

“契约精神”、“创业道德绑架”、“精英主义”......

事情已经发生,李英华说自己不想做太多的揣测了。她与VPHOTO的劳动纠纷已经正式立案,4月26日将开庭审理。“相信法律会对这件事有一个公允的判断。”

编辑 | 薛婷
校对 | 付艳翠
文章为铅笔道原创,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铅笔道客服(微信号:qianbijun2018),违规转载将依法追究责任。
创业者报道通道:wujinna1015
项目融资加速通道:renguozhou2019
(添加微信请注明项目名称、职位)
钮祜禄·兔发表1500篇文章

热门评论

  • 130*****658
    我是李英华,针对本事件所有当事人,谁撒谎泼脏水谁全家出门被车撞死好不好😄
    2019/04/21
  • 130*****658
    谁撒谎泼脏水造谣谁灭族死全家好不好
    2019/04/20
  • 176*****237
    这篇内容太扯了,完全是一家之言,去问问圈内人那个李英华是个什么货色就知道了
    2019/04/19
打开铅笔道APP,发表评论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