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深度影院重启第10天 公司却只剩我1人
付艳翠2020/07/29
文章约3700字,阅读需要10分钟

1.09亿元票房,累计吸引409万观影人次。这是全国影院复工第一周的“成绩单”。

“潜伏”了快200天之后,在外界看来,影视行业终于出现了积极信号,横店也出现了剧组扎堆开机的景象。然而实际上,一些影视行业创业者们的日子,却还是异常艰难。

一位做影视拍摄、人力等全流程管理软件的创业者,本来要在今年对产品进行推广,但一场疫情让他的推广计划全部打乱。出于成本控制考虑,他不得不退掉办公场地,将本来的团队全部裁光。

另一位影视公司的创始人,旗下的话剧演出平台之前已经盈利,原本每年有230场话剧演出。但今年已经过半,公司却一场演出都没有;此前已经投入100多万制作的新话剧项目,也就此搁置;就连去年约定好的电影制作合约,也是晚了半年才签订,开机还遥遥无期。

还有一家做儿童影视通告和教育培训的公司也受到波及,通告业务直接减少了8成,教培业务长达3个月时间几乎没有收入,也一度经历了家长退费的窘境。

……

但众多影视行业相关公司依旧在挣扎,希望横渡疫情这条大河。

上述影视管理软件公司创始人,准备重拾5年都没有碰过的软件行业,打算靠互联网软件转型,熬过影视寒冬;

那个影视话剧演出和制作平台,不仅与影视院校合作,做影视培训机构,还做起了网红业务,寄希望于抖音短视频变现;

那家儿童影视教培公司的努力也得到认可,一方面通过短视频传播提高影响力,另一方面推出的培训课也得到了家长的支持,也有加盟伙伴慕名而来。

有悲观者说,影视寒冬还没有到最冷的时候,接下来的半年,越来越多的企业和项目会进入冰封期。进退两难的创业者们,除了想尽办法活下去,能做的只有耐心等待回暖的那一天。

以下是这些穿越疫情的影视创业者的口述: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团队被迫解散,剩下我1人

讲述者:Ai派制片创始人、导演陈亚军

一场疫情,打乱了我全部的产品推广计划,出于成本控制,我还退掉了办公场地,将本来5个人的团队缩减到只剩我1个人。

在去年12月,经过一年多的研发,我的Ai派制片管理系统终于研发完毕。此时,我以为我能通过Ai派制片在影视寒冬中,获得一丝新机会。

由于我有5年互联网软件研发经验和5年影视剧制作经验,这样的经历让我能够充分了解到影视行业制作程序上的痛点。

我发现影视生产的流程还非常原始,同行们甚至都是用Excel表格做分场景表、总期表,记录剧组人员通讯录等。通常,一部40集电视剧,总共大约有2000场戏。用这种方式做2000个分场景表就既耗时,又费钱。

前年开始,我就开始研发这款影视的拍摄、人力、管理等全流程的软件。今年2月,我正准备对产品进行上线推广,却等来了影视行业在疫情中停摆。

说实话,2018年,我在组建团队时,就感觉到影视行业的寒意已经出现。到了2019年,行业寒冬影响越来越严重,我们公司账面上的现金流一度达到红线。但那时资金已经投入到了产品研发上,产品测试也已快要完成,我们就算想停也没办法停下来。

没想到的是,真正的寒冬却发生在过去这半年。

2月底,全国疫情的形势依然严峻,我想将系统正式上线,但发现计划好的推广工作根本没办法进行。一是因为这个时候开工的剧组少之又少,很多剧组和影视公司的工作人员都还处在隔离状态;二是因为整个行业项目立项减少,作为下游供应商,我们做任何事情就都没有意义。

直到6月12日,我决定去北京的Top10制片公司介绍推广下产品。但我记得特清楚,就在那一天,北京新发地出现了第一例病例,我的行程又被搁置了。

这段时间,除了项目推进的艰难,我更加感受到的是资本和外界对影视行业的冷遇。

不仅是我,还是身边的同行们,现在想要找到资本投资都是难上加难,感觉资本已经没那么多兴趣在影视行业上。

我还明显感受到,外界降低了对影视行业的关注。疫情期间,人们更加关注社会层面的问题,或者关注自己企业的问题,反而不太关注影视剧什么时候能拍摄,影院什么时候能开放。

现在,与其说我还在努力应对疫情的冲击,不如说我在做无奈的选择。

除了缩减员工和办公成本,我在之前还准备用项目众筹的方式支撑下去,但是效果非常差。因为不管是行业里的资本,还是行业外的老板,不是没钱,就是不想再承担投资风险。

最近,我在把公司的业务往软件方向去转型,争取接一些这方面的业务做。但实际上,我现在重新把这些资源整合起来也需要过程,公司的状况也不会一下子就好起来。

不过也挺庆幸,本身我是做软件出身,还有技术在手,有一条后路。

比电影更惨的是话剧,全年230场演出泡汤

讲述者:戏逍堂、宖石影业创始人关皓月

我是两家影视公司的创始人,一场疫情下来,对我们的影响确实不小,目前两个公司的业务都处于搁置状态。

其中一家公司叫戏逍堂,是一个民营话剧演出平台。过去,我们每年光在北京就有一百四五十场的话剧演出,加上上海、深圳、杭州等,一年能有230多场演出。虽然整个话剧市场并不算太景气,但是除了票房收入,再加上每场5000元的国家补贴,公司每年也能有10~20%的利润。

今年,我们原定从2月14日开始,全年演出的12部系列星座话剧《神婆日记》,也因为疫情暂停了。到现在,话剧社一场话剧都没演成。

另一家公司宖石影业,是将戏剧IP改编成电影的影视制作平台。去年,我们做了4、5个的音乐剧改编和1个电影改编,公司总体也处于盈利状态。

去年底,我们还在筹备《鬼吹灯》,打算在北京最神秘的“京城81号院”内进行沉浸式驻场演出。这个项目,我们投入了100多万,但现在因为疫情,就只能搁置着。

除了这个项目之外,本来我们已经和影视制片公司嘲风影业约定好,春节一过就签订电影制作协议。疫情一来,合作也搁置了。好在我们双方合作意向比较强,半年过去,我们终于在几天前将协议签了。只是电影什么时候拍摄还不确定,现在还在等疫情稳定。

从7月20日,低风险地区的电影院和话剧演出场地可以正常营业了。但说实话,话剧行业根本没人敢开张。尤其在北京,因为疫情也不算太稳定,政策需要我们演出时,只能售卖30%的票。这样一来,一场演出不仅不赚钱,还要赔钱,所以我们只得继续歇业。

然而,公司也还是有这么多人要养。怎么办呢?只能裁员。为了节省成本,我已经将之前的10多个员工,裁剪到现在的5个。但就算我不要工资,一个月最少也得有五六万的支出。

虽然原来盈利的业务全部停滞,但为了开源,我们还是要向前走。

好在去年7月份,我们就开始和北京电影学院探讨做艺人培训中心的可能性。虽然因为疫情,一直没有办法开班,但我们的沟通一直没有停下来。

直到这个月,我们终于达成了合作,由学校出校址,我们出老师,联合创办“全能艺人进修班”。一周前,我们已经开始招生,正式开始推进这个项目。

此外,虽然话剧和影视项目没办法推进,但我们的团队也没完全闲着,开始做抖音业务。上个月,我们和字节跳动成立了“香草天空”网络工会,主要做网红业务,希望能通过做视频、直播打赏和直播带货,在抖音变现。

现在,我们准备推出3个抖音账号,分别为已经推出的主打星座神秘学的“游灵说”,即将推出的话剧联动账号“神婆日记”和主打屌丝逆袭人设的账号。

虽然说实话,这两块儿项目暂时也都没盈利,还处于探索尝试阶段。但对于未来的发展我还是非常有信心。

比如和字节跳动签下的合同,不仅会对我们进行流量扶持,对方还会给我们做产品对接。而且与我们合作的嘲风影业,在行业内的影响力非常不错,曾经出品过《战狼1》《战狼2》《流浪地球》等电影。

对我来说,疫情来临,苦不怕,只要度过这场疫情,短暂的损失也不算什么。

影视通告业务降8成,教培业务3个月0收入

讲述者:大曾文化COO殷实

我们公司成立于2014年7月,与一些经纪公司、影视公司的出发点不同,我们把自己定位在STEAM行业,课程、教材、教研团队是我们的发展重心,主要是为5到12岁儿童提供专业表演训练和影视剧表演机会。

疫情给我们的影视通告业务和教培业务都带来了影响。一方面,公司的影视剧等通告去年的月均220个,降到今年月均不到40个;另一方面,像其他线下教育机构一样,因为疫情防控影响,迟迟不能复工。

去年,通过旗舰店的推广,我们让更多的家长了解了“儿童影视表演”这一新兴的课外课程。今年1月份,我们的业务处于一个爆发期,当月报名学员人数及学费收入均创历史新高,同时也在中国大戏院举办了2019年度学员汇演。

因为临近春节,我们虽然没有接到太多剧组通告。但很荣幸知名综艺节目中的一位表演导师,他有意向进入儿童表演领域,选择了跟我们合作,这是一个莫大的鼓励,在儿童影视表演行业这么多年的努力,给我们的口碑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就在我们准备大干一场时,我们也开始受到疫情的冲击。

因为我们机构主要面向的是5-12岁的小学员,家长们也都很谨慎。在商场里的旗舰店全部暂停营业,导致我们2~4月,几乎没有收入。甚至有个别家长申请退费,我们也都尽力了家长的退费要求。

幸运的是,商场方面针对我们教培机构,也给出了免租2个月的优惠条件,帮助我们度过难关。

疫情期间,如其他教育机构一样,我们也在积极拓展线上渠道。由于表演还是一个强调面授的行业,所以不能像舞蹈或者钢琴机构那样直接线上授课。我们就通过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宣传儿童表演的示例,通过明星小学员的真实表现带动传播。同时,我们也发动了明星学员帮忙共同宣传。

因为教培行业更重要的是课程研发。我们又通过腾讯会议等远程工具,组织老师针对自研课程进行新一轮升级,为后续的复课做准备。

今年5月,国内疫情基本上得到控制,各地线下教育企业逐步复工,我们也开始招募暑期大师班的学员。这个课程是短期的全天时授课,历年来都深受家长和学员的欢迎,原本以为家长还是会比较担心当前的疫情,可能不会有太多人报名,就只安排了7月份的两期课程。

没想到,这两期课程迅速了完成招生目标。甚至很多外地孩子愿意来上课,家长也是全身心陪同。以至于今年8月,我们又在追加开班。

当然,印象比较深的是,在疫情期间,我们不仅收获了家长们的关注,还吸引了新的加盟合作伙伴。

这个合作伙伴关注我们很久,是通过一个外部赛事认识的,后面一直有联系。这次来旁听我们的大师班课程后,更是主要找到我们,希望与我们一起共同进入儿童影视表演行业,并标明希望在他当地城市开设一家大曾表演课程班。

说实话,当时,聊到这里还是蛮意外的,没想到疫情刚刚平复不久,合作伙伴们就很积极了。

虽然一场疫情,让影视行业的温度已经直逼漠河,但它也给了我们漫长的蓄力时间,让我们有机会走得更远。只要我们还在路上,短暂的跌倒,根本绊不住我们前进的脚步。

编辑 | 吴晋娜
校对 | 王子公主
文章为铅笔道原创,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铅笔道客服(微信号:qianbijun2018),违规转载将依法追究责任。
创业者报道通道:wujinna1015
项目融资加速通道:renguozhou2019
(添加微信请注明项目名称、职位)

热门评论

  • 陈亚军
    Ai派制片管理系统官方下载地址https://www.aipaifilm.com
    2020/08/01
  • 陈亚军
    Ai派制片管理系统官方下载地址http://www.aipaifilm.com
    2020/08/01
  • 周越
    撑下来
    2020/07/30
打开铅笔道APP,发表评论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