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为客户(投资机构、创业者等)提供创投新闻、投融资数据、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媒体与数据。
圈内热点“逼宫”CEO,2021瑞幸魔幻开年:狗咬狗,还是狗咬吕洞宾?
韩希言2021/01/08
文章约4200字,阅读需要11分钟

瑞幸咖啡顺利坐上了“2021年开年第一瓜”的宝座

瑞幸咖啡顺利坐上了“2021年开年第一瓜”的宝座

文 | 铅笔道记者 韩希言

“想问下瑞幸的同学,这波是狗咬狗,还是狗咬吕洞宾?”

“如果一定有好人,那就是广大底层兢兢业业的小兵。”一位瑞幸员工回复。

……

社交平台上,网友们乐此不疲地讨论着。

瑞幸咖啡顺利坐上了“2021年开年第一瓜”的宝座,上演了一场狗血的内斗大戏,誓将2020年的魔幻延续下去。

七位副总裁、所有分公司总经理和核心业务高管签署联名信“逼宫”,集体请求罢免瑞幸咖啡现任董事长兼CEO郭谨一,细数其三大罪状。

从“逼宫”开始,双方的舆论战争由此拉开,矛盾彻底激化。郭谨一一句“公司现在经营稳定,收入向好,是一些造假出局人绝对不想看到的”,让陆正耀、钱治亚等人的身影在此次“逼宫”事件中浮现了出来。

去年,财务造假事件爆发后,瑞幸咖啡进行过高层清洗,宫斗双方或早已根深蒂固,事件爆发的导火索是什么?

有消息显示,这场内斗的爆发,或许与陆正耀的创业项目要挖角有关。“陆正耀意欲直接把瑞幸咖啡的技术团队挖过去,希望旧部重新加盟,操作路线与曾经瑞幸刚成立时,从神州系挖人一样。”不过郭谨一的及时阻止,打乱了陆正耀挖角的计划,导致双方矛盾彻底激化。也就有了今天的“逼宫大戏”。

对于瑞幸而言,郭谨一上任后,瑞幸咖啡已经改变了陆正耀时代的战略,从此前的“舍命狂奔”走向了收缩调整、盈利为先的路线。最近业绩报告显示,虽然门店数量有所缩减,但经营正逐渐走回正轨。就在外界认为瑞幸咖啡将走上规范化经营、稳步增长的道路时,公司又再度牵扯上了内斗的丑闻。

这一切,无疑让瑞幸的未来再添一层迷雾。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逼宫”郭谨一

“由于现任董事长和CEO郭谨一的无德无能,公司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我们郑重请求董事会和大股东立即罢免郭谨一……”

1月6日,社交平台曝出一封《关于罢免郭谨一瑞幸咖啡董事会主席和CEO的请求信》,瑞幸咖啡七位副总裁、所有分公司总经理和核心业务高管签署联名信,集体请求罢免瑞幸咖啡现任董事长兼CEO郭谨一。

瑞幸咖啡董事会主席和CEO郭谨一

瑞幸咖啡董事会主席和CEO郭谨一

值得注意的是,联署签字名单的最前列,是周斌、李军、吴涛等7位副总裁。媒体消息显示,他们大多是陆正耀的亲信,也就是原来的“神州系”旧部。

“罢免”郭谨一的联名信

“罢免”郭谨一的联名信

对于事件真伪,瑞幸咖啡方面次日回应,“情况属实,详情暂时不方便透露。”

作为当事人,郭谨一于1月6日下午发布全员信进行回应,并给出不同说辞。他表示,举报信是在1月3日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

“我个人已第一时间提请董事会成立调查组,就所述事件对我进行调查,以还原事实真相!我已向董事会保证不干预调查组工作,全力配合调查。”郭谨一称,自任职以来,所作所为问心无愧。

另外,郭谨一还表示,公司现在经营稳定,收入向好,是一些造假出局人绝对不想看到的。同时,他也提请董事会对此次举报的组织者和过程动机进行调查。

“逼宫”双方的舆论大战开展,继郭谨一的公开信之后,网传瑞幸副总裁李军和瑞幸副总裁周斌发布了同样的内容,进行了回击。

他们表示,供应链的问题、员工流失问题和门店运营问题都是不争的事实,关于郭谨一的腐败他掌握了大量证据。李、周二人在回击的内容还说道,“诋毁我们不明真相,污蔑我们是要玷污瑞幸毁掉公司,还居然要求董事会反过来调查我们!更可笑的是还甩锅给陆总和钱总?!”

1月8日,瑞幸咖啡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公司董事会已成立一个独立委员会,调查部分员工在联名信中对董事长兼CEO郭谨一的指控。该委员会将由公司一名联合清算人和两名独立非执行董事组成。声明还指出,郭谨一对联名信中的所有指控表示否认。

另外,“宫斗大戏”中的另两位主角——钱治亚与陆正耀,却始终没有就此事公开发声,铅笔道尝试联系钱治亚,但并没有得到反馈。

三大“罪状”

资料显示,郭谨一与神州租车以及陆正耀关系密切,2016年至2017年,郭谨一担任神州租车董事长助理,并曾任瑞幸咖啡联合高级副总裁。

在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爆发后,瑞幸一度徘徊于生死边缘,瑞幸咖啡的管理团队经历过震荡,不仅原董事长陆正耀被迫交出控制权,瑞幸咖啡还进行了高层清洗。

2020年5月12日,瑞幸咖啡宣布调整董事会和高级管理层,CEO和COO被暂停职务,由瑞幸咖啡联合创始人郭谨一担任代理CEO。此前瑞幸CEO和COO分别由钱治亚和刘剑担任。此外,根据公司的内部调查,除了钱治亚和刘剑外,公司还暂停了另外六名参与或了解财务造假的员工的工作,或要求其休假。

从当时的情形看,可以说郭谨一属于“临危授命”,但距离他接掌瑞幸咖啡仅7个月时间,高管内斗就再此爆发。

在联名信中,有指出了郭谨一的三大“罪状”:

首先,郭谨一在供应链方面,为达到中饱私囊的目的,清洗和控制采购体系人员,破坏供应链原有独立的审核内控机制,此外他还通过一家名为“北京克瑞斯通供应链管理”的公司为自己套现牟利,甚至存在贪腐现象。

其次,郭谨一在管理方面铲除异己、党同伐异,这导致公司大量优秀人才正在流失。如不及时改正,今年春节前后将会形成公司大量人才的流失潮。

最后,因其个人能力不足给公司造成隐患,公开信举例称,郭谨一担任CEO以来,瑞幸产品原材料品质越来越差,但采购价格却越来越高。他把原有的大品牌供应商逐步换成他个人更容易获利的、品质差的二三线品牌,从原有的厂商直采逐步替换为代理商采购;同时通过产品的更替大肆提高采购成本。

联名信中还以轻食品类为例,目前的提样、测试不进行公开竟价和比选,对接人员也大部分没有食品行业工作经验,由负责人一人把持,指定供应商。公司之前选用的是百麦、中粮、鑫国等为星巴克、麦当劳等供应轻食的一线供货商,而现在这些供货商已经被边缘化了。取而代之的是广州顺大、山东鲁海、广州六合、上海芙纯这些没有大型连锁供货经验、规模产能和品质均不能达到瑞幸标准的供货商。

实际上,瑞幸的供应链与管理问题一直都遭受诟病。

一位瑞幸员工曾接受采访时表示,瑞幸的品控一直不稳定,背后的原因就是物料一直无法保证。他举例称,瑞幸的物料更换厂商很频繁,他在瑞幸工作的一年,单是牛奶就已经更换过3-4种品牌了。牛奶用过安佳、伊利,后来又用澳亚;糖浆也是说换就换,之前用的法布芮,现在也有蓓朵芬、莫林这些牌子。

这位员工还表示,在瑞幸工作,员工收到劝退、警告是常有的事,被劝退的员工出来爆料也能理解,“领导们的能力是真的差,不切实际的要求太多,甩锅能力也是一流的。”

另外,据界面新闻消息,有瑞幸前员工称,公司内部治理一直都存在问题。一名离职4个月的瑞幸前基层员工表示,在他加入瑞幸的一年多时间里,瑞幸的门店管理、物料原料管理等都处于混乱状态,如果管理层来自神州系,则权力会更大。

在瑞幸去年丑闻爆发后,这种混乱随着人员离职而加剧,修改工时时长、使用临期果汁原料、频繁更换供应商的事时有发生。在他看来,这些管理乱象与郭谨一出任董事长的关系并不大,是一直存在的。

内斗原因扑朔迷离

在外界看来,郭谨一是除了钱治亚之外,陆正耀最得力的助手,也是坚定的神州系代表,二者反目令人惊讶。

有接近瑞幸的咖啡行业内人士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次内斗的关键是“郭不听话,陆不高兴,要换人”,但目前该说法没有得到更多证实。

不过二者的矛盾是有迹可循的。

据新京报报道,有知情人士向其透露,这场内斗的爆发,或许与陆正耀的创业项目要挖角有关。

在此之前,有瑞幸员工在社交网络上爆料前创始人陆正耀已经有所行动,陆正耀在2020年12月开始率旧部创业共享空间相关项目。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陆正耀表示其新创业项目和“ROM(Rest Or Meet)”类似。

陆正耀表示,其共享空间项目主营商品是,一个占地面积约为5平米左右智能小房间,按照分钟收费,既可以当作客厅(里面有沙发、桌椅、电视、空调、无线网络等一应俱全),还可以改造成如自习室、会议室、贵宾洽谈区、茶室等场所。同时,里面有空调、WiFi、电视、桌游和桌椅等,通过扫码进门、分时租赁的形式,供人们休息娱乐。

ROM共享空间并非是一个新的商业模式。近两年,越来越多的类似共享空间出现在商场、广场等场景,外观上看起来像是一个放大版的“盒子”。

不过目前这一市场并没有形成规模,也没有值得关注的玩家、融资消息出现。而陆正耀表示,其新创业项目将是与抖音媲美的市值千亿美金的项目。千亿美金,是瑞幸股价最高时120亿美元的8倍,一年铺20万间也并非小数字。

创业需要有人力、物力的支持。1月初,在社交软件脉脉上,社交网络上的聊天对话显示陆正耀意欲直接把瑞幸咖啡的技术团队挖过去,希望旧部重新加盟,操作路线与曾经瑞幸刚成立时,从神州系挖人一样。

“产研云测(部门),其他的部门不太清楚”“预计某部门+80%(薪资)”有瑞幸员工在社交平台上透露了一些这次挖人的细节。

社交媒体上,脉脉员工关于挖人事件的爆料。

社交媒体上,脉脉员工关于挖人事件的爆料。

在新京报的报道中也提到,知情人士透露,2020年12月30日,瑞幸咖啡厦门总部的300多位员工收到一个通知,他们需要进行工作的“换签”,将劳务关系转换到陆正耀的新公司中。

从神州到瑞幸咖啡,还在一个控制人手中左右手转换,较为顺利。但从瑞幸咖啡再到陆正耀的创业项目,却并不简单。一方面,瑞幸咖啡在发展的过程中,吸收了很大一部分其他企业的优秀人才,陆正耀的号召力并不强;另一方面,从瑞幸去陆正耀的创业项目,相当于两个公司之间的跳槽,瑞幸已经不归属陆正耀,对此相当一部分人有顾虑。

上述知情人士称,在瑞幸咖啡厦门总部员工收到通知的同时,在瑞幸爆发财务危机后临危受命的郭谨一也收到了这一消息,并在2020年12月31日飞到厦门稳定军心。跨年日的一场谈话,也打乱了陆正耀挖角的计划,挖角并未成功。

脉脉上,有瑞幸员工留言认为,陆正耀这波挖人用的是瑞幸内部平台进行大规模宣传,是“赤裸裸的挑衅”,没有底线,就是要整垮瑞幸。

有业内人士事后对铅笔道分析称,这一系列事件或为本次内斗的导火索。

2021:瑞幸魔幻继续

对于瑞幸而言,2020年满满的都是黑历史。

自2020年4月瑞幸咖啡被曝造假事件后,公司经历了退市、诉讼、管理层动荡、监管机构罚款等一系列动荡。

不过,在2020年12月16日,瑞幸咖啡表示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就涉嫌造假事件达成和解,仅需支付1.8亿美元(约合11.75亿人民币)。SEC将向美国纽约南区地方法院提交拟议和解协议。

郭谨一在已经公开的全员信中强调:“公司现在经营稳定,收入向好。”

真实情况似乎也的确如此。郭谨一上任后,瑞幸咖啡已经改变了陆正耀时代的战略,从此前的“舍命狂奔”走向了收缩调整、盈利为先的路线。

去年12月25日,瑞幸咖啡的联合清算人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交了首份报告,对外透露了该企业未经审计的最新财务信息。2020年前三季度,瑞幸咖啡的单季收入分别为5.65亿、9.8亿和11.45亿,同比增长18.1%、49.9%和35.8%,瑞幸咖啡预计2020财年的收入将在38亿元至42亿元人民币之间。

在门店方面,截至2020年11月30日,瑞幸咖啡门店数字从4507家减少至3898家,其中包括了894家联营门店,根据业务计划,到2023年,瑞幸咖啡希望拥有4800到6900家自营店。

另外报告还显示,截至2020年11月30日,瑞幸咖啡无限制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为人民币51.75亿元。

瑞幸咖啡的这份业绩,被外界认为逐渐走回正轨。但就在外界认为瑞幸咖啡将走上规范化经营、稳步增长的阶段,公司又再度牵扯上了内斗的丑闻,管理层内斗事件,无疑让瑞幸的未来再添一层迷雾。

高层不和,管理问题频发,深受其害的除了瑞幸这个品牌之外,还有普通员工。可以确认的是,一家公司内斗越严重,人心就会越涣散,归属感也会越衰弱,这对风雨飘摇中的瑞幸来说可谓雪上加霜。

未来的瑞幸以及自己何去何从?是很多瑞幸员工在考虑的事。

“当我们以为闹剧要结束的时候,它才刚刚开始。对于我们普通员工来说,只希望公司正常向好运转,没有内斗,做好产品,重新上市。公司持续盈利,员工干活挣钱。”一位瑞幸员工评论这样最近公司的内斗风波。失望与希望并存,可能成为很多瑞幸员工的共同心声。

编辑 | 吴晋娜
文章为铅笔道原创,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铅笔道客服(微信号:qianbijun2018),违规转载将依法追究责任。
创业者报道通道:wujinna1015
项目融资加速通道:renguozhou2019
(添加微信请注明项目名称、职位)

热门评论

  • 张宇
    瑞幸动荡
    2021/01/15
打开铅笔道APP,发表评论
APP内打开